32年后:中国为安东尼奥尼“”

  2004年11月,在影片完成了32年之后,安东尼奥尼电影回顾学术观摩在北京举行,《中国》首次以正面形象在中国放映,安东尼奥尼的妻子特地代两人为纪录片《中国》与中国32年后的重逢写来致词,这个等待很长,但应中国政府邀请而拍摄的《中国》,今天能在北京放映给了他巨大的满足,并想借此机会再次向你们表达他的感情,他祝愿这部影片能尽快与全中国的观众见面。也许这部记录片中一段颇具隐喻的旁白更能诠释这样的重逢,中国在开放它的大门,但是它仍然是一个遥远的基本上不为人所知的国度,我们只是看了它一眼,古老的中国有这么一句谚语,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何亮亮:1973年10月底,中国外交部新闻司下令查禁安东尼奥尼拍摄的纪录片《中国》,1974年1月30号,《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的评论员文章,这篇文章也是《中国人民不可侮》的第一篇,至此对安东尼奥尼的批判如暴风骤雨般扑面而来,应本被定性为一个严重的事件,是对中国人民的猖狂挑衅,批判活动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仅2月和3月间发表的部分文章,就结集了一本200页的书,在《人民日报》文章发表之后,安东尼奥尼曾经向意大利通讯社安莎社发表了一则声明,如果说这是对我的影片,我的工作,对影片所反映的,那么不同的世界所作出的理解力的批判,那不管这种批判是正面还是反面的,我都会受宠若惊,这就是说,一个艰难的工作得到争辩和讨论这对作者总是有益的。

  而在1975年2月18号,英国《卫报》的一篇采访中,安东尼奥尼以明显的愤怒表达了他的情绪,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指责我,这真是闻所未闻,我还想说明他们在指控时所用的语言深深地伤害了我,他们使用的方法那么小人,他们对我人身侮辱的方法,称我为“小丑”,就是这个字,其实,在当年即使是那些喊出打倒安东尼奥尼的人们也未必看过这部著名的所谓“”影片,如今,这部纪录片《中国》仍然尘封在历史之中,与普通观众是无缘相见,就像安东尼奥尼的其他影片一样,《中国》中运用了大量的长镜头以及大量的同期声,那种胶片所赋予的真实感是电视摄像机无法达到的境界,它所展现和记录的是那个时代最线年之后,安东尼奥尼电影回顾学术观摩在北京举行,《中国》首次以正面形象在中国放映,安东尼奥尼的妻子特地代两人为纪录片《中国》与中国32年后的重逢写来致词,这个等待很长,但应中国政府邀请而拍摄的《中国》,今天能在北京放映给了他巨大的满足,并想借此机会再次向你们表达他的感情,他祝愿这部影片能尽快与全中国的观众见面。也许这部记录片中一段颇具隐喻的旁白更能诠释这样的重逢,中国在开放它的大门,但是它仍然是一个遥远的基本上不为人所知的国度,我们只是看了它一眼,古老的中国有这么一句谚语,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