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导演眼中的安东尼奥尼:他揭示了致命缺陷

  2004年,贾樟柯的《世界》代表中国内地参赛威尼斯电影节。同一年,安东尼奥尼携手王家卫以及斯蒂文·索德伯格,拍摄名为《爱神》的短片集也在威尼斯进行了放映。

  不过,贾樟柯说自己一直无缘得见安东尼奥尼本人,而对于安东尼奥尼和伯格曼两位大师相继离去,贾樟柯颇有些沉重地说:“有些宿命和警示的感觉,好像电影行将逝去。”

  贾樟柯把自己归为安东尼奥尼的影迷,《红色沙漠》、《奇遇》等等影片他都如数家珍。不过,最让贾樟柯惦记的是安东尼奥尼某一部他记不清片名的电影里的一句台词。“我记得是男主角对他妈妈说:妈妈,我觉得我熟人越来越多,但是朋友越来越少。这句话让我很有感触,安东尼奥尼的电影里对这种人情世故的描写非常直指人心。”

  安东尼奥尼对作为导演的贾樟柯的影响,更多是在文字上。贾樟柯说他在大学时,看过安东尼奥尼不少书籍:“是他教会了我怎么理解空间,懂得怎么在电影里处理空间关系。”贾樟柯至今还记得,安东尼奥尼写过,每次进入到场景、空间中,要仔细跟空间交谈十分钟。“他的见解很感性,这句话让我了解到原来空间也有性格。”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概括安东尼奥尼,贾樟柯给的是:“他代表了意大利电影,他和费里尼、德西卡那些导演,帮助电影在现代战争结束后,寻找到后现代电影的摄影观念。”

  当现实世界进入消费时代,新的媒介不断诞生,作为“严肃的活动”的电影,似乎不再那么受欢迎了。在贾樟柯看来,这也是他对安东尼奥尼、伯格曼等大师离去感伤的根源:“一个精神时代的结束,似乎电影作为人们最喜欢的事物的黄金时代也已经结束了。”

  《无穷动》的导演宁瀛,1980年代初曾在意大利留学。幸运的她曾经上过安东尼奥尼的暑期班,“就是暑假里,我们一起看安东尼奥尼的电影,然后再跟他本人进行交流。”

  当被告知安东尼奥尼去世的消息,宁瀛最初认为是媒体出错,“怎么可能伯格曼和安东尼奥尼同天离去?”在上网确认消息后,宁瀛的反应跟贾樟柯有些相似:“任何一个艺术品种都有一个寿命,这和时间限制无关。他们的去世,让我对电影的存在形式感到巨大危机。”

  1984年,宁瀛说她第一次见到安东尼奥尼。因为论文的内容让安东尼奥尼特别感兴趣,在那次暑期班之后,宁瀛在安东尼奥尼罗马的家中,与他有过一次长谈。“聊了差不多有一个晚上。那时候觉得他思路很清楚,很健谈。对我这样一个年轻的学生,他说话完全没有禁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