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霄越骂越火背后隐藏的人性

  众所周知,李大霄喜欢唱多,还喜欢预测熊市到了某某底部,一次预测不准,他就再预测一次,并给这些预测都起上好听的名字,什么“幼儿底”、“婴儿底”之类,看着挺热闹。

  虽然李大霄总被骂,但他始终秉着天真乐观的态度,不断地预测着股市行情。预测的次数多了,只动口不动手,反而起到反作用,所以有些人就把李大霄当成股市的反向指标,给他贴上“股市黑嘴”的标签。

  股市走势是亿万股民合力的结果,本身是很难准确预测。但李大霄偏不信邪,他每次都站出来预测唱多,每次被啪啪打脸后,他仍然对预测股市乐此不疲,最后造成越骂越红的结果。引得另一位女股评家很羡慕,她半玩笑地跟大家说:“我也想红,你们骂我吧”。

  李大霄的预测大分部都在唱多,明明错了,下次还会唱多。有人说他水平差,有人说他忽悠,其实他是更懂得人性的贪镇痴慢疑。

  公众向来对提示不好信息的人不领情,甚至讨厌他们。如果有人大胆预测股市将下跌,他可能面临严厉的嘲讽和批评。即使最后的事实证明他的悲观预测是正确的,公众也常常会认为他动机不良,迷信一点的会骂他是“乌鸦嘴”,是个倒霉的“扫把星”。即使他的动机很纯,水平也很专业,人们还是会认为他的悲观预测对市场的下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负面作用。

  白酒在最近三年成为A股的亮点,茅台创造了不少股神,虽然现在高位横盘,但只要有人质疑白酒,就会受到众人的反驳和打击,被称为“可怜的踏空者”。更有意思的是人们还编打油诗“年少不知白酒好,错把科技当成宝”感叹与白酒擦肩而过的失落。如果有人胆敢说茅台或白酒估值太高了,那有人拿它跟可口可乐相比,可口可乐可是从1986年一直上涨到现在,所以到时如今谁也不敢说白酒不好,谁说谁就是“可怜的踏空者。”

  《股市晴雨表》记录了一个故事:1912年,美国工程集团的汤森上校时任密西西比河流域委员会主席。他是一位睿智的军官,一直以来都有着光辉的记录。当时,他根据上游的水位预测到了密西西比河将会出现一场极大的洪水。他向新奥尔良市发出了警报,预测洪水将在一个月之内达到,建议立刻采取积极的措施以尽量减小可能的损失。不过,新奥尔良的人民会对此心怀感激吗?不,他们一点也不觉得感激。这些市民们召开了抗议大会,要求塔夫脱总统将这个“悲观论者”、将这个“危险的杞人忧天者”撤职。幸而,塔夫脱总统保持了冷静,没有撤销汤森上校的职务。不过,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大量财产却被洪水给“撤销”了,新奥尔良市也自然在劫难逃。而一些处于危险区域的铁路和工业企业,认真听取了汤森上校的警示,做了相应的准备,也因此减少了自身的损失。这次事件之后,新奥尔良市市长撤销了罢黜汤森上校的决议,并进行了公开的道歉。

  这就是“悲观论者”和“末日论者”无法生存下去的原因,特别是在A股,说对了没人感激,错了就会被市场抛弃,而李大霄是“天真乐观派”,无论对与错,都表现出了乐观态度。这种乐观情绪,无论结果对错,都容易被市场接受,这就是人性,只愿听愿意听的话。

  “悲观论者”和“末日论者”虽然不讨人喜欢,但对于市场和社会有真正的意义。他们不但有能力预见风险,还把风险提示给众人,其中聪明的人会受到启发,及早发现这个“风险敞口”,并及时堵上风险,避免更得损失。

  美股和港股目前都已经走出了“报喜不报忧”的天真幼稚期,但是A股还处在“报喜不报忧”的时期,我们经常看到明明熊市来了,市场破位下跌,权威媒体和影响力比较大的人就会来看多市场,看似一种“政治正确”,但是次数多了,只会起到反作用。A股没有做空机制,只有做多才能赚钱,再加上媒体和大咖每次出来唱多,造成A股上不能上,下不能下,五年如一日地在一条直线上运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